艺术研究院

中国文化史上的“诗书画三绝” 第一人原来是他!

8957
发表时间:2021-11-26 10:29

赵孟頫 吹萧仕女图

自唐代王维提出 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 的论点以来,中国传统书画便确立了诗画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。宋代张舜民在《跋百之诗画》中更有“诗是无形画,画是有形诗”之说,书诗大家黄庭坚也有“李候有句不肯吐,淡墨写作无声诗”句,不过那时也仅只就画的境界而言。

赵孟頫 疏林秀石

自唐代起就有人写题画诗,诗圣杜甫就有一首题名《画鹰》的题画诗,只是这些题画诗并非画家亲题于画上,而是作为一种诗的别裁。中国传统书画发展到明清以后,便逐渐出现由画家亲题于画上的题画诗。如广为人知的清代郑板桥在《竹石》画中的题画诗: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。千磨万击还坚韧,任尔东南西北风。”这首诗是对画面景物的描摩,也是对人生体验后的感悟,画中的翠竹被人格化了。如果说这首诗还只是作者个人风骨的自喻的话,那么,明代唐寅(字伯虎)在一幅纯粹的仕女画《秋风纨扇图》上的题诗,则是直白的讽喻之作:“秋风纨扇合收藏,何事佳人重感伤。请把世情详细看,大都谁不逐炎凉。” 由此可见,题画诗既可使诗与画相得益彰,更重要的是诗情与画意有了更高的升华。

赵孟頫 人骑图卷

对于一个画家来说,能够提笔挥毫在画上题诗,既要画画得好,还要诗写得妙,更要有精到的书法功底,三者皆能上乘,便会被人推崇为“诗书画三绝”。这就要求画家有很全面的学养。

而如果真的要说“诗书画三绝” 第一个在作品上集大成的人物,应该是赵孟頫了

赵孟頫 画像

赵孟頫(fǔ)(1254年10月20日 —1322年7月30日 ),字子昂,汉族,号松雪道人 [2] ,又号水晶宫道人、鸥波,中年曾署孟俯。浙江吴兴(今浙江湖州)人。南宋末至元初著名书法家、画家、诗人,宋太祖赵匡胤十一世孙、秦王赵德芳嫡派子孙。

赵孟頫博学多才,能诗善文,懂经济,工书法,精绘艺,擅金石,通律吕,解鉴赏。尤其以书法和绘画成就最高。在绘画上,他开创元代新画风,被称为“元人冠冕”;赵孟頫亦善篆、隶、真、行、草书,尤以楷、行书著称于世。其书风遒媚、秀逸,结体严整、笔法圆熟,创“赵体”书,与欧阳询、颜真卿、柳公权并称“楷书四大家”。

赵孟頫 鹊华秋色图 (局部)

赵孟頫确立了苏轼以降文人画的提倡与发展,他在四十二岁到四十九岁创作的《鹊华秋色》与《水村图》,可以说是“文人画”最早的典范。画面以荒疏萧散的笔法,像写字一样留下重重墨迹。

山的皴法,水的波纹,不刻意求工,只是一种风景的纪念,只是和知己朋友分享山水的心情。因此少不掉画面留白处的题跋,以秀润的小楷行书,写不能忘怀的心事。

赵孟頫 饮马图

“诗”“书”“画”三者合而为一,组成不可分的美学意境,开创了世界美学史上独一无二的文学与视觉艺术结合的先例。

赵孟頫 秀石疏林图卷

赵孟頫之后元明清的美学发展,绘画、文学、书法三者已经无法分割。

画家不可能没有诗文底蕴,文学的追求从主题喻意,到诗文题字内容,都不是传统只讲求技术的画匠所能应付的。在文人画美学主导下,“匠气”反而成为最低劣的品质,成为文人嘲笑的对象。

赵孟頫 秋深帖

书法对文人而言,是从小锻炼自己的基本功。“横平”、“竖”、“点”、“捺”、“撇”、“磔”,是书法线条,也是绘画元素。“书画同源”又再一次被赋予新的结合意义。

赵孟頫 窠木竹石图

赵孟頫画“枯木竹石”,常常在画上题诗——

石如飞白木如榴,写竹还应八法通。

若也有人能会此,方知书画本来同。

赵孟頫具体说出:画奇石用了书法上的“飞白”皴擦,画枯木用了古篆字的笔触,画墨竹需要了解精通写字的“永字八法”。

赵孟頫 松阴高士图

赵孟頫重新界定了“书画同源”这一古老成语的全新理解,也清楚昭告了新文人美学以书法主导绘画的精神实质。

书画不分家的情况下,赵孟頫究竟应该归属于绘画来讨论,还是归属于书法,变成有趣的课题。

赵孟頫 人马图

以作品来看,赵孟頫的书法量多而质精,书风一直影响到元明诸家,在董其昌身上做了总结。到清代金石派兴起,传承了几百年的赵孟頫帖学风格才受到批判与怀疑。

赵孟頫把魏晋文人——特别是王羲之,特别是唐摹本兰亭的精神——发展到了极致。赵孟頫临的《兰亭》(藏于北京故宫)笔画工整妍媚,已经把魏晋文人不刻意求工的潇洒变成了一种形式美。

赵孟頫 古木散马图

赵孟頫在书法上用功极勤,不断从类似《兰亭》的古帖中锻炼笔法,练就一种线条上惊人的准确的技巧。

“准确”、“形式美”为赵孟頫赢得了书史上不朽的地位,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但是,也正是这种对“ 准确”、“形式美”过度的在意,常常使人在阅读赵孟頫的字时有一种说不出的遗憾,仿佛反而怀念起颜真卿《祭侄文稿》,或苏轼《寒食帖》那些草稿中的率性,脱漏,甚至涂抹修改。

赵孟頫 违远帖

赵孟頫显然向往魏晋文人的洒脱放逸,他一次一次地临摹《兰亭》,书写曹植的《洛神赋》,刘伶的《酒德颂》,嵇康的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,都看得出他内心世界对魏晋文人的放达佯狂有多知深的“心向往之”。但是在现实世界,赵孟頫似乎一生不得不跟世俗委屈妥协。作为赵宋皇室后裔,他逃不过蒙古新政权必然要笼络利用他的命运。赵孟頫以前朝皇族身份入仕元朝,一路官至翰林院承旨、荣禄大夫,位极人臣,荣华富贵,也如他的书法,雍容华美如盛放之花。

赵孟頫 宗阳宫帖

如果赵孟頫的绘画透露了他向往隐居,向往放逸于山水的心愿,开创了元代汉族士人“逸笔草草”山水的最早格局;那么,他的书法却相对之下有及多拘谨,有太多“优雅”、“唯美”、“姿态”的讲究。

或许,赵孟頫代表了一种心灵与外在现实两相矛盾妥协的圆融。喜欢他的书法,称赞这“圆融”;不喜欢他的书法,也常以这“圆融”解释他一路委曲求全的“姿媚”。书法美学已无法把“字”与“人”做完全的切割。“书品”也就是“人品”。

赵孟頫 二羊图

赵孟頫 滚尘马图卷

赵孟頫 调良图

赵孟頫 元人集锦卷 枯木竹石

赵孟頫 洞庭东山图

赵孟頫 水村图

赵孟頫 惠书帖

- E N D-

中国文化史上的“诗书画三绝” 第一人原来是他!


分享到:
宁静致远      一丝不苟